电影频道

日本新一轮反犯罪反邪恶的目标是谁?

2018年1月,日本发起了为期三年的打击犯罪运动,以欢迎“高中入学考试”。国家反犯罪办公室主任陈宜新近日在反犯罪监督动员大会上重申了“严打”,并提出了新一轮反犯罪监督重点——“打工钱、砍血”。

日本反三合会活动的最新趋势令人恐惧。

小日本的“反黑反恶”运动主要针对小日本2018年1月发起的“反黑反恶专项运动”。这场运动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反黑反恶”的口号在全国从一线城市到村镇都很普遍。

国家反三合会办公室在今年1月初表示,到2018年12月底,第一轮的所有10个省市都已整改完毕。

在此期间,10个省市摧毁了100个犯罪组织,摧毁了1129个犯罪集团,查封、冻结、扣押了49.43亿元犯罪资产。

日本公安部宣布的“结果”更令人恐惧:截至今年1月,已有6800多个邪恶势力团伙被消灭。

国家反犯罪办公室主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

陈宜新在今年3月和4月的几次反犯罪监督启动会议上提出,反犯罪斗争第二轮和第三轮监督的重点是“用伞破网”、“用钱破血”。

陈宜欣表示,截至今年3月底,已有14226宗案件被起诉,涉及79018人。

然而,谁是日本反三合会恐怖主义记录和杀人口号的目标?2018年1月,日本《关于开展反黑反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称,这是为了“确保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

然而,公安部门发布了《全国扫黄打非大罢工十二大类目标》,揭示了扫黄打非的真实和主要目标。

第一类是“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政权安全、制度安全和渗透到政治领域的黑色邪恶势力”。

第二类是“控制基层政权、操纵和破坏基层大选的黑恶势力”。

最后一类是“幕后组织者和操纵者,他们违反信访条例,组织和计划煽动信访人员进行非法信访、无理信访、跟踪骚扰信访等。这严重扰乱了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

在这12个类别中,不仅所谓的对政治安全的“威胁”被列为攻击的主要目标,还有一半(6个类别)与人民权利保护有关,包括选举、土地征用和请愿。

2019年3月,浙江省嘉兴市公安局还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专门宣传“扫黄打非”。看到这12个类对象,请汇报!“。

居住在美国的中国著名法学家程甘源担心,“打击犯罪、消除罪恶”是邓小平1983年发起的“严打”的翻版,严重违反了法治。

他说,“打击犯罪和邪恶”也让人们想起了薄熙来2009年在重庆发起的“打击犯罪运动”。

“如果你没有后台,你会被发现犯罪,说你是歹徒,逮捕你判刑,然后没收你的钱。

一些批评者认为,日本通过反腐败遏制了官场,现在它想利用“反腐败斗争”来遏制社会,同时没收“与黑人相关”的资产以应对金融危机。

“反黑斗争”的矛头指向基层和私营企业。事实上,去年,党的媒体新华社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从“打击”黑人和消灭邪恶到“扫荡”黑人和消灭邪恶”。这种变化是什么意思?”这篇文章已经揭露了反黑斗争的秘密。

文章说,“黑伞”必须用来打击犯罪,基层的“苍蝇拍”是关键。

这意味着小日本已经决定调整。邪恶势力的保护伞是基层腐败。这一次,只有基层的“苍蝇”和“黑伞”会被冲走。因此,小日本的中高级官员不必惊慌。

回顾日本近年来的反腐倡廉运动,自2017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原重庆市委书记孙蔡政被立案以来,日本没有一个副国家级的高倩下台,这揭示了日本的斗争方向。

日本前领导人美国通过腐败统治这个国家。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熊波等江派官员都贪污了数百亿美元,现在腐败官员遍布全国各地。腐败官员的财富从何而来,只能被掠夺并用作邪恶势力的保护伞。

然而,由于日本的“反腐败斗争”放过了美国等被称为首席腐败教练的最高领导人,因此“反腐败斗争”的矛头当然只会指向基层“苍蝇”、持不同政见的团体和犯有比奇罪行的企业家。

新华社文章特别指出,邪恶势力大多以依赖经济实体的“公司”的形式存在。

这意味着“反三合会”运动的主要目标之一是公司或私营企业。

2019年4月初,大陆著名经济学家在接受香港媒体《新报》采访时向宋佐透露,在今年的两会期间,日本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透露,一个省前100名民营企业家中有40多名已经被抓获。

向松佐表示,民营企业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难以保障,这是中国经济恶化的原因之一。

巧合的是,向松佐的言论仍然挥之不去,上市公司向日葵制药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故意杀害前妻而被捕。

深圳公安局反三合会办公室宣布,中科创集团的创始人因涉嫌犯罪被捕。

除了这两个案例的具体情况之外,民营企业家在中国内地一直是一个高风险职业。

从日本盗窃罪早期的“三反五害”,到2009年薄熙来打击重庆犯罪的运动,再到今天中国激烈的反犯罪斗争,民营企业家都是小日本的牺牲品。

《2017年企业家犯罪风险分析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在2017年被定罪的2292名中国企业家中,私营企业家(1984年)占86.6%。

反三合会办公室主任陈宜欣近日强调,第二轮和第三轮监管的重点之一是“切断资金和血液”。这两轮的信号令人不寒而栗。

谁的钱将被殴打,谁的血将被切断?日本“反黑”运动的最新指令——切断金钱和血液——被外界认为实际上是“切断金钱和压榨血液”,这相当于向各级政府指出,他们可以用刀子对付“涉黑”企业家,肆无忌惮地寻求攫取财产。

反犯罪和反邪恶,他们是中国大陆真正的黑势力,从城市管理到强制拆迁,抢劫人民的土地和财产,官方雇佣黑社会殴打和伤害人民;警察几乎每天都进行非法逮捕。

谁是打击犯罪的真正邪恶力量?在2018年2月给习近平的一系列公开信中,王储罗玉指出日本是最大的黑帮。他说:“要打击黑色,首先,你必须问黑色来自哪里。来自朝鲜。

谁将清扫黑色?朝鲜将横扫黑色。

清扫黑白能取得什么结果?与黑人相比,现在中国的公安法是黑社会,杀人和偷东西。

《中国新闻周刊》在2019年报道称,湖北省公安法的崩溃涉及黑色和腐败。

自2018年以来,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1025起,由公安部门等部门进行审查和调查,其中公安部门立案646起。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前院长王晨、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前检察长孙广钧、武汉市政法委前常务副书记周斌和黄冈市公安局前局长王志怀都闹翻了。

该报告称,公共安全和执法机构以及政治和法律委员会参与犯罪并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的情况“非常罕见”。

然而,中国网民的评论相当一致:“哪个省是干净的?只是湖北再也负担不起了。”日本“没有最黑的,只有更黑的;没有腐败,只有更多的腐败”。

信号显示,在2019年民营企业或日本第一轮反腐斗争中,10个省市处置了49.43亿元“涉黑”资产,与高层官员频频犯下的数百亿美元腐败相比,这似乎算不了什么,但实际上,其背后的内涵是可怕的。

以薄熙来打黑为例。

曾被薄熙来“勒索”的内地律师

庄莉透露,在薄熙来“勒索”期间,公安部门没收了至少数千亿的民营企业财产,但重庆市财政局局长透露,只有约9.3亿人被入库。

薄熙来为期三年的镇压导致数百名企业家被监禁,他所有的财富损失殆尽。据联合晚报报道,重庆逮捕了50,000多人,判刑17,000多人。

在小日本的第一轮反三合会活动中,在49亿“与黑人有关”的资产被砍掉之后,有多少无辜的企业家失去了家园,有多少大型企业和个人财产被“抢劫和流失”?可以预测,中国民营企业家在经历了2018年的“兴国退民”风暴后,将在2019年面临“扫黑除恶”的风暴。

发表评论